汉川资讯网,每日更新最新汉川资讯! 收藏本站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财经资讯 >

产能怎么去、靠政府手段还是市场?楼继伟给出了答案

标签:市场 中国 产能 钢铁 过剩  日期:2016-08-22 03:54
去产能到底靠政府还是靠市场,也就是说,这就意味着,中美钢铁产能过剩问题存在分歧 此次对话正式交锋 国内市场空间有限,占领外国市场,将工作目标分解到有关地方和企业,由市场决定需

凤凰财经讯 无论是国内改革需要还是国外频频施压,中国钢铁过剩已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然而当前面临的一大问题是,中国钢铁业去产能和复产潮正同时上演。下一步该用何种手段去产能成为近日市场争论的焦点。此前有媒体报道中央用下达“军令状”的办法向地方“摊派”过剩产能压减任务,也有不少市场人士建言应该用市场手段去产能。去产能到底靠政府还是靠市场?6月6日,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在回应美国指责时给出了这一问题的答案。

中国钢铁去产能困境:去产能和复产潮同时上演

钢铁去产能是今年中央的重点工作之一。今年2月,国务院6号文件提出钢铁去产能目标:5年时间化解钢铁过剩产能1亿—1.5亿吨。

然而,今年国内钢材价格上涨,使钢铁企业又焕发了生机,利润驱使下钢企纷纷复产。数据显示,今年3、4两月钢铁产量连续增长,去产能和复产潮竟同时上演。

根据中国联合钢铁网的调查,随着今年国内钢材价格急升,68座高炉已恢复生产,估计产能达到5000万吨。中国小型钢厂的产能利用率从1月的51%提高到58%。咨询机构“我的钢铁网”(Mysteel)另一项调查显示,大型钢厂产能利用率已从84%提高至87%。

与此同时,一些停产但尚未关闭的“僵尸”钢厂也在恢复生产。麦格理分析师IAN ROPER称,去年关闭的5000万-6000万吨产能中,现已恢复生产的超过4000万吨,“鉴于价格和利润率的反弹,产能削减已被抛在脑后”。

河北为钢铁大省,更被业内称为“中国钢铁去产能的风向标”。5月26日,河北钢铁煤炭去产能攻坚战动员会上,河北省政府给相关市、部门、企业立下的军令状——今年再压减1726万吨炼铁、1422万吨炼钢产能。

然而河北也陷入“一边去产能一边扩产量”的怪圈。据媒体报道,河北省每年的去产能力度都很大,但其钢铁实际产量却几乎每年都在增长。

业内人士指出,产能的化解是政府在做,但产量的增长却是市场行为带来的结果。也就是说,二者没有必然的关系。这就意味着,“产能”管不了“产量”的事,市场做定夺,政府没办法。

中美钢铁产能过剩问题存在分歧 此次对话正式交锋

国内市场空间有限,中国钢铁纷纷廉价出口,占领外国市场,这期中就极大地冲击到了美国钢铁业。今年美国已多次催促中国加快钢铁去产能,并已采取反倾销措施,对中国钢铁征收高额反补贴税。本次中美经济对话上,钢铁问题自然成为“摩擦热点”之一。事实上,早在中美对话开始前,双方就已“隔空对垒”。

6月3日,美国财长雅各布卢表示,美方将在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力促中国削减经济中的过剩产能,这是美国担忧的核心领域。他表示,当产能过剩已经在扭曲市场和主要大宗商品价格时,这个问题尤其值得关注。

同日,商务部长高虎城表示,全球范围的钢铁产能过剩在于全球经济增长放缓、需求不足。中国钢铁产品出口占产量比重远低于其他国家。

6月6日,在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间隙的记者会上,楼继伟承认钢铁等行业存在产能过剩的问题,并称中国政府正在应对这一问题。楼继伟强调,去年中国减少了9000万吨钢铁,今后也会继续减去更多钢铁产能。

楼继伟指出,中国的过剩产能是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积累的。2009年到2011年间,中国经济增长贡献了全球经济增长的50%以上。而在这段期间,中国增加了投资,尤其是基础设施投资,以拉动经济增长。

“当然,这也带动了煤、钢、泥的增长,当时全球都为中国叫好、感谢。现在说中国产能过剩对全球造成拖累,当时是怎么说的?”

楼继伟表示,世界上一些国家希望中国设定量化指标来削减过剩产能,但是中国早就不是中央计划经济了,中国也无法向企业下达指标。“现在的钢铁行业,民营企业达到50%以上,我们给他们下指标,他们能接受吗?”

这一句暗示了接下来中央化解产能的方式。

去产能该靠政府还是靠市场?

去产能任务繁重,又牵扯到地方利益,该如何完成?因各地方都不愿主动去产能,此前有媒体报道,中央用下达“军令状”的办法向地方“摊派”过剩产能压减任务。

所谓的军令状,就是各省提交国务院的化解产能目标责任书。据经济观察报从工信部的产业政策司获悉,目前,各有关省区市和国务院国资委在对钢铁、煤炭企业基本情况进行摸底的基础上,已经相继制定并报送了化解过剩产能初步方案,细化了今后几年化解过剩产能的目标任务,将工作目标分解到有关地方和企业,并提出了时间表。

然而,不少市场人士并不认同在地区内钢铁企业当中“摊派”过剩产能压减任务的做法,称这种原则类似“一刀切”,像是回到了计划经济。

原鞍钢经济研究所专家马忠普表示,钢铁减产,还是要靠市场手段,企业亏损才会停产。而现在最大的问题是钢价在上升,在这时要减产很难。

中国钢铁智库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也认为,政府要发挥政府的职能,但手不能伸得过长。要更多地发挥市场的作用。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表示,事实上现在的很多产能就是政府调控出来的,地方政府需消除软预算约束,由市场决定需要关闭哪一家企业。

那么,下一步中国去产能究竟是靠政府还是靠市场?今日楼继伟在回应美国财长的时候给出了答案——“中国早就不是中央计划经济了,中国也无法向企业下达指标。”

这或许就明确了下一阶段中国去产能之路——“由市场决定需要关闭哪一家企业”。

中美钢铁摩擦“愈演愈烈”

中国钢铁去产能已经不仅仅是国内需要,国外也在频频施压。根据世界钢铁协会的数据,中国供应了全球50%的钢铁,产量远远大于任何单一国家。今年一季度,中国钢铁产量是美国的10倍。

国内有限的市场空间使得钢企纷纷将目标瞄向国外,加大出口,而价格上的优势又使得中国钢铁在国际市场旗开得胜,大大冲击到其他国家钢铁业,因此,遭到其他国家一致抵抗。今年中国与美欧的钢铁贸易摩擦加重,甚至影响到了今年年末中国市场经济的承认问题。

5月12日,欧洲议会以546:28的压倒性票数通过决议,拒绝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欧洲议会认为中国钢铁业过度生产及削价出口,为欧盟带来严重的社会、经济及环境后果。美国也明确反对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

如果12月份欧美拒绝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中国15年的等待将成空。

不仅如此,美国在对待中国钢铁问题上的行动进一步激化。

5月25日,美国商务部对中国的耐腐蚀板做出反倾销反补贴调查终裁,裁定中国企业的反倾销税率为209.97%,在同被征收反倾销税的五个国家中,税率最高。同时,对中国企业征收税率39.05%的反补贴税,其中,宝钢、鞍钢、河钢等大型钢企反补贴税率更是高达241.07%。

5月26日,美国钢铁集团公司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提出调查申请,指控40家中国企业在部分钢材产品上存在不公平竞争行为,宝钢、河钢、武钢、首钢、沙钢、鞍钢等国内龙头钢铁企业都在起诉名单之内。这是中国钢铁贸易史上首次遭遇“337调查”。

“337调查”是指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根据美国《1930年关税法》第337条款及相关修正案进行的调查,禁止的是一切不公平竞争行为或向美国出口产品中的任何不公平贸易行为。如果涉案企业被裁定违反了第337条款,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将发布相关产品的排除令和禁止令,这意味着涉案产品将彻底丧失进入美国市场的资格。

最近更新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