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川资讯网,每日更新最新汉川资讯! 收藏本站
您现在的位置:正文

朱云来:货币超发严重造成对明斯基时刻的担忧

标签:经济 问题 这个 企业 一个  日期:2019-07-05 02:02
金融专业人士朱云来在“三亚·财经国际论坛,因为大家总是谈贷款如何如何难,特别是现在的一些僵尸企业,看成一个中国国家集团公司,增长比较快的企业,必定应该以市场机制为主

 

来源:财经

“中国经济进入追求高质量增长的新阶段,新动能说到底是真正的可持续经营、可持续盈利的企业动能,这是经济发展的真正动力,这个由市场机制来做更多判断,我们要强化对于投资和经营的效益约束,这是硬指标。”12月9日,金融专业人士朱云来在“三亚·财经国际论坛:全球治理挑战与中国角色”上如此表示。

金融专业人士朱云来

朱云来强调,去杠杆是非常重要和迫切的任务,他做过一个估算,中国2016年资产总额达到725万亿,自有资金和权益200万亿,其中金融负债(金融负债等于金融资产)负债率达到了72%,跟经济规模比,这种负债是相当高的,企业负债动能是盈利,只有盈利的投资或负债才是有效经济活动,如果不满足这个要求,企业就该考虑重组,债务如果不清理,积累的问题就会越来越大。

谈及对明斯基时刻的讨论,朱云来认为,高负债在经济波动期,就是一个潜在风险,这也是明斯基提及的道理,但经济是个复杂整体,很难找到明斯基时刻准确的触发点,这是预测问题,或许将来AI能帮助解决这个问题。

目前很多投资的估值倍数虚高到匪夷所思,在朱云来看来,这不能怪金融机构,实际上是经济整体超额大量放贷导致货币泛滥,目前160万亿的货币发行总额,相当于经济总规模(70万亿)的2倍多,虽然短期货币增速下降了的,但货币太多的问题依然存在,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担心风险、担心灰犀牛、担心明斯基时刻的原因。

以下为朱云来发言实录:

朱云来:有一点感触,中国经济改革开放转眼四十年,中国经济发展到现在这个阶段,应该也是一个新的阶段,可能我们需要系统的考虑,仅仅是数量的增长,恐怕不是最重要的,高质量的增长可能更重要。新动能,创新,不断的新技术、新产品、新行业的涌现,可以千千万万,但说到底,真正能给你动能的,是真正可以持续经营,可以持续盈利的,这样的企业才是真正的动能,这个应该由市场来决定。经济发展的真正动力,要让市场机制做更多的判断,也应该是一个新的现代经济体系的重要的概念。我们可能更要强化对于投资的和经营的效益约束,这是个硬指标。

另外,风险的控制。因为大家总是谈贷款如何如何难,但没有讲到这个货币的另一面,就是说这个贷款都是社会大众的存款,存款人的利益是在于风险控制,你不能很好的控制这些贷款的风险,最终受损失的是所有的存款大众。这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在这样的新的经济体系下,应该有更为系统的市场机制,同时有监管体系,才能够让我们的经济走上更为健康、更为成熟的发展。我们也应该有这个信心,因为中国的经济毕竟经过将近四十年的系统发展,规模有了很大的发展,在世界经济中的作用,已经有了相当的地位,特别是在未来,再有“一带一路”的视角,系统的开发推进,中国经济还可以用很长远的增长,还可以在世界上起更大的作用。

马蔚华:我们五位嘉宾很理解听众的心理,言简意赅。下面我来追问一些问题,这些问题都是大家关注的。刚才讲到新旧动能的转换,要靠改革,要靠创新,要靠消费的升级,要靠推动区域的平衡的发展。新旧动能转换期间,新旧体制都在,旧的体制下积累的一些风险,也是不可忽视的。特别是现在的一些僵尸企业、僵尸信贷,多杠杆,这些都是我们面对的风险。周小川几天前讲到防止金融爆发明斯基时刻,我们现在的任务是去杠杆,不让这个问题产生?云来对这个问题是什么样的看法?

朱云来:去杠杆是非常重要和迫切的任务。我做了一个估算,中国2016年已经达到了资产总额725万亿,其中全部的金融负债(金融负债等于金融资产),自有资金和权益有200万亿,这跟经济相比,负债规模相当高。这么高的负债,代表的是什么呢?现实生活中看到的各种各样的投资项目,各种各样的企业债务,动能是什么?一定要盈利。在市场经济,只有盈利才能说明你的产出高于你的投入,是有效的经济活动,如果不满足这个要求,这个企业就应该考虑重组。债务不清理,积累的问题就会越来越大,经济有变动就会触发一系列的破产问题。

马蔚华:明斯基时刻在中国会不会爆发?

朱云来:我刚才说的几个数,看成一个中国国家集团公司,所有的各个经济实体都是它的子公司,负债率相当是72%,这样的高负债,就会有问题,特别是在经济有波动的时候,这是一个潜在的风险,恐怕很难找到哪一个必然的触发点。但是近代经济历史的发展史上,有过多次这样的经验,我想明斯基恐怕也是看到了这样的道理,毕竟这个经济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整体,要想准确的找到那个时刻,不是太容易的,这是预测的问题,可能将来AI能帮你解决一点。

提问1:请问朱博士,您如何看待中国股市在促进实体经济发展的作用?大家都知道,中国中小创跌幅比较厉害,它既是一个估值的回归,但也是泥沙之下,有一些估值比较低,增长比较快的企业,在这波下跌当中,不能抵抗资金的压力,出现了一些流动性的危机,不知道您如何看待这个现象?

朱云来:一个现代化的经济体制,必定应该以市场机制为主要的基础的机制。有了这种市场机制,才有了企业的竞争的筛选。如果创新已经很难了,让企业可以持续经营,并且盈利更难,真正投资者需要的是可以持续经营盈利的企业,当然包括很多创新企业,也包括大家认为不创新的企业。股市就是一个很重要的现代市场经济的一部分,它能够提供筛选机制,把好的企业呈现给投资者,同时对企业也形成一个良好的融资平台,这样对它找到可持续发展、可以持续盈利的业务继续发展。要能够保证股市有这样的机制,必须要有一套明确的规则,像发达国家的成熟经验,基本是信息的披露,但有没有足够强力的监管。披露了信息,如果没有对这个信息进行鉴别,也让投资大众非常辛苦,要花很多的力气去分析这些信息的真实与否,测算是不是基本上按照标准的规范的东西计算出来的。

提问2:您对于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金融业应该提供怎样的新动能?

朱云来:新动能,比如新科技、金融科技,虽然我过去的主要工作经验在金融股市方面,但我认为新经济真正的动能就是可持续经营的、可以持续盈利的企业,金融行业永远是为这些实业提供服务的,其实没有虚实之分,只有好坏之分,经济做得好,它有融资需求,有各种各样的问题,金融人士用专业知识服务企业的发展和融资需要。如果说它在新动能里起什么样的作用?我认为它至少是一个筛选机制,一个价格发现机制,现在有时候看到那些投资的倍数有点匪夷所思,实际上按照基本的分析,按说不值这么多钱,但这些不应该怪金融行业、金融机构,因为我们整体是在超额的大量的放贷,多年放贷的结果使得货币泛滥,现在差不多160多万亿货币总额,很多人不太明白这个概念,就是这个货币发行总额,就是现在这个经济体里全部可以花的钱的总额,它不会减少,每年就是这么多钱在转。看看过去这些年,每年都在增加,这两年虽然增加的速率在减少,但总额仍然在增加,仍然越来越多,166万亿要去跟经济规模(70万亿)去比,是两倍多的比例关系。即便是短期货币增加速度降低了,但货币太多的问题还在,还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这也就是为什么你会看到很多人担心风险,担心灰犀牛,担心金融的爆发。其实就是这些贷款出去以后,企业无法盈利,又无法还,这样整个金融的体系就会发生系统性的问题,这就是我们对金融系统性风险担心的道理。

最近更新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