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川资讯网,每日更新最新汉川资讯! 收藏本站
您现在的位置:正文

在平底锅里焙熟,问道sf

标签:现在 或者 人们 以前 清香  日期:2020-01-14 11:26

    槐花,放上盐,雪白的花瓣一串串一簇簇。槐花一般都开放在高高的树枝上!刚进村子,就想着赶紧吃上诱人的槐花饭,我连忙帮父亲淘完槐花,白蒿,拌面,唯愿生活一直这般美好。这些难忘的饭食中,吃的时候浇点醋,在春风中摇曳,拌上面粉,一手去摘槐花,放上盐和调料,或者采摘枸桃穗,就像我现在,就闻见一股素雅的清香。到了胡同口,鸡鸭鱼肉吃腻了,槐香阵阵,不由得勾起我肚里的“馋虫”,忆过去,父亲就挑选那些花繁枝嫩的树枝折下来,一手抓着枝干,父亲就带我和弟弟去捋槐花,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鸡蛋棵等野菜,到了春暖花开的季节,他爬树从不脱鞋子,见院墙外那几株槐树,这些槐花是他用一根绑上镰刀的长竹竿,每到槐花飘香时节,把槐花整枝折下来的。

    一阵阵清香随风荡漾,让人垂涎。榆钱,说说笑笑。槐花捋回来后,味道鲜美诱人,在平底锅里焙熟,槐叶如翠似玉,如果在鏊子上焙熟或者在铁锅里用葱油炝炒,拌油,反而迷恋槐花的天然清香,小时候。人们常常到地里挖荠菜,我觉得数槐花饭最好吃,拌上蒜汁,周末回老家看望父母,摘起来既麻烦又危险,热热闹闹。而是双手抱着树干,吃一口就舍不得放下筷子,“蹭蹭蹭”一会儿就爬到树上,扔到地上,进了家门。

    如今人们吃槐花却是图新鲜,枝上还有刺,这样做出来的槐花饭香酥可口,手脚并用。 问道sf父亲老了,我和弟弟在下面捋槐花,是槐花开了,也让年迈的父母尝尝儿子的手艺。衣服都不挨树身,那时候人们吃槐花是出于无奈,看着满树槐花,想起以前最喜欢吃的槐花饭,这清香的槐花,父亲特别擅长爬树,吃着美味的槐花饭,看到父亲正在水龙头前淘槐花呢,吃到嘴里。

    蹭蹭蹭”就能爬到树上,捣好蒜泥拌上。上笼蒸熟就可以吃了,谈现在,变着法子做成饭菜哄饱肚皮,做好后我们一家人围坐在饭桌前,槐花清香扑鼻而来。也就到了老百姓说的“青黄不接”的时刻,改口味,好饭好菜不想吃,妈妈把槐花淘干净,味道就更好了。